搜狐网—刘国恩:为啥完善医保成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关键

发布日期:2017-06-19 18:51:1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1

让所有百姓“有病能医”一直是保证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社会公益性的目标,很难想象,如果医保体制不健全、病人自费占据主导,那么保证服务体系的社会公益性是否真的会成为一张“空头支票”?即使是在公立医疗机构占据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可能也会无济于事。因此,如何在“全民健康”这盘大棋中,充分发挥全民医保制度的作用,推动这条“兼顾公平、效率和质量”的医改之路,备受瞩目。


  12月10日,由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中国药学会药物经济学专业委员会主办的“2016北大卫生经济论坛”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召开。此次论坛将主题设定为“完善全民医保制度,促进医改与健康中国”,来自国家卫生、医保、财政、发改等多位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卫生经济与政策评估的学术界领军人物,以及医院院长、医药、健康等产业的行业领袖济济一堂,共同问诊中国健康的现状与未来,从建立健全医保制度的角度出发,献计献策。


  “我们不做野蛮的举牌人”


  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副司长姚建红在会议上再次重申了“未来国家卫生工作重点由治疗为中心转变为以健康为中心的发展方向,以及国家在相关政策执行方面的决心和信心。”在医保方面,他提到:“在医疗保险大的丛林中,我们不能做野蛮的举牌人,而应该拿更多的精力去引领中国健康服务业的发展,设计出更多更好的适合雇主买单、适合个人买单的全过程的健康产品。这样,保险业才会取得更大的发展,人民才会对健康更为满意。”


  紧接着,国家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黄华波副主任、中国保险学会姚庆海会长、国家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金维刚所长则分别围绕当下医保热点——全国联网与异地结算架构;国家医保制度与商业保险的关系、发挥医保对国家医改的基础性作用等展开了论述。“下一步最重要的工作是进一步深化医保支付改革,来推动医改、强化三医联动,最终发挥医保在医改中的基础性作用。”金维刚强调。


  北京市医保中心杜鑫主任和青岛市卫计委魏仁敏副主任则分享了地方医保制度改革经验。他们都特别提到了在慢病诊疗方面医保杠杆作用的重要意义。北京采用总量控制以及总额预付支付方法的实践和青岛市通过创新性的开展长期护理保险的推广,使得医保资金使用效率大幅提升,未来值得向更多区域推广。


  完善的医保制度对于促进中国经济增长转型不可替代 

2

当下,中国医改已进入到非常关键的时期,如何制订出适应新医改政策的医保制度是此次会议最重要的议题。作为此次论坛的主办方之一,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国恩从医疗服务效率方面分析了医改转型的关键,并针对此给出了完善全民医保制度方面的建议。
  刘国恩认为,医疗保险制度完善和发展,将会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转型发挥无法替代的关键作用。而通过医保支付制度的改革,启动以分级诊疗和分工合作为基础的医疗改革是关键。“大型医院和医生诊所在医疗服务效率方面存在着本职的区别。大型医院是优质资本、人员、技术的中心,优势在于提供疑难重症的专科服务;而医生诊所覆盖面广,方便灵活,其优势是针对普通疾病的全科服务、健康促进、慢病管理等服务。”因此,刘国恩指出,医改转型的关键是分级诊疗及分工协作,需要按照市场需求,各司其职,消除束缚医生执业流动的行政桎梏。在现有医疗资源配置下不需要社会办医资本锦上添花,而要做的是找自己的优势领域。大医院的门诊通过改革要下放出来给医生,基于社区的基层新型医生主导的全科医疗服务平台将是社会办医的一个大的优势领域。”


  新补偿机制将让政府担起更多责任

3

 

“中国医改要开放供方,政府通过全民医保补需方,优化支付手段。政府通过医保来负担主要的筹资的责任,买单的责任。”刘国恩说,医改转型虽然带来了支付方式与补偿机制的改变,比如药品零加成、降低大型检查费用、降低高值耗材费用,双向转诊、支付向社区倾斜,提高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医院财政补贴,放开特需医疗,自主定价(规模不变,收入限制取消),但依然面临较多问题,如医保基金收支平衡压力加大,医疗费用结构性问题未得到明显改善,增量改革任务等使医保面临严峻挑战。“新的补偿机制表明政府将承担更多的责任——新的支付方式导致可能增加的运行亏损部分,将由政府予以补偿。”
  下一步怎么办?刘国恩教授提出了几点发展思路。首先,应继续强化医保基金预算管理,完善总额控制工作。其次,可以积极探索和完善多种付费方式,门诊探索慢性病、常见病按人头付费;住院部分则应加快按病种付费的研究和推进工作。最后,建立健全改革配套措施,强化日常监督,加快信息化标准化建设,不断提高管理水平。
  正如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在开幕致辞中提到,“我们的医保虽然已经初具规模,但仍处于一个初建的阶段,有很多体制上、结构上的问题需要破解。”而这一切,需要学术力量,政府决策力量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