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论坛网—刘国恩解读新医改:行政手段能否解决问题尚有待观察

发布日期:2017-06-19 18:58:06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发展医疗卫生服务行业,仅仅依靠医疗体系是不够的,必须实现社保、交通乃至教育、体育等部门的联动。这种协同将是相关行业的发展红利,从而产生大量可供百姓消费的产品和服务,也就是新经济增长点。”近日,在朗润里仁医疗协会主办的“两会医疗改革政策解读及2017医生集团发展的机遇与挑战”主题活动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长江学者、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教授大胆判断:医疗服务行业将是我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在2017年的两会过程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今年要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早在2000年,世卫组织宏观经济与健康报告呼吁人类把健康和经济增长的关系放在中心位置。越来越多的动态表明,促进经济增长,一定要深刻理解健康与经济增长的关系。


医疗健康是现代服务业发展龙头


    2016年8月19日,在我国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宣布将“健康中国”定位成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国家新战略。他指出,为了更好落实和推进这个新的国家战略,要求把健康纳入到国家所有的政策。“健康中国”包括两大核心内容,第一,以疾病医学为中心的医疗服务,服务人群为疾病患者,提供的服务是针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第二,以健身预防为主的健康服务,提供的服务是面向全人群的健康促进、康复护理、健康养老等。
    实际上,除国家战略层面的重要性意义之外,“健康中国”还是当下人们高度关注的民生工程。2017年两会期间,人民网民调显示,医疗改革已经与反腐倡廉、社会保障共同成为了人们最为关心的三大问题。
    经济层面上,“健康中国”也是支撑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现代服务业龙头。根据中国的最新统计数据,2016年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占GDP的比重为6%,提升空间巨大。大多预测显示,随着经济增长和人们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2020年的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可能会将近8%,2030年超过10%。
美国芝加哥大学诺奖经济学家Robert Fogel通过观察欧美人群过去100多年的消费结构变化发现,随着收入的长期增长,人们消费结构相对增长的最大部分是医疗健康服务,其弹性高达1.6,即医疗服务需求的增长是同期收入增长的1.6倍。这一市场需求在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发展趋势中有所体现,在近几年宏观经济整体下行的大环境下,我国医疗卫生服务行业仍保持稳步增长,增幅从2014年的27.6%提高到2015年的29.7%。


发展医疗行业,须社保、交通等部门联动


    针对“三医联动改革”,刘国恩分别就医疗、医药、医保制度三方面进行了解读。
    从医疗制度的改革来看,刘国恩认为目前我国存在的最大问题仍然是制度性结构扭曲导致的低效服务。他强调,中国医疗服务体系可简单归为两大类:三级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初级、二级)。然而,目前我国的大医院在履行自身职能的同时,也履行了基层医疗机构的职能,既提供高端的专科住院服务,又提供全面的从检查到治疗的各类初级门诊服务,这直接导致了资源的错配和低效。为此,十三五医改规划和“健康中国2030”均将分级治疗作为首要医改目标。李克强总理也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基层医疗的家庭医生签约要尽快广大到85%以上的全国地市。此外,李克强总理还提出了要尽快落实在全国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15%的加成;加快推进公立医院的医生薪酬制度改革;探索公立医院如何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以及事业单位编制改革等等。
    “医药方面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药品的一致性评价和流通体制改革。”刘国恩表示,一方面,我国要尽快实施仿制药品的一致性评价标准,进一步提高药品研发和生产的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促进国产与外企药品的公平竞争和待遇。另一方面,我国要持续推进药品流通市场的改革。此前,我国政府针对药品流通市场的乱象出台了全国医药流通市场实行“两票制”等行政干预措施,然而这些短期的行政手段是否解决问题,是否符合现代医药流通市场的一般规律,亦或适应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要求,都有待进一步的观察和判断。
    医保制度改革方面,异地就医结算和支付制度是近期的重要任务。自2009年以来,医改工作取得的最为显着的阶段性进展就是建立了覆盖97%国民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然而,目前我国医改待完善的任务还很多。比如,短期来看,全民医保在2017年要完成的重要工作包括整合三大医疗保险的管理平台,先行推进各省、之后在全国实行异地就医结算。国务院的时间表业提出要在2017年底实现医保的住院服务在全国可以“漫游“。而长期来看,支付手段及其改革是医保制度改革的重要部分。刘国恩强调,医保支付手段的有效性取决于使医生、患者、医保三个利益相关方的激励和利益相容的程度。中国现行的医保支付手段还相当粗放,医保改革的长期目标就是不断完善三方利益和激励相容的制度安排,通过更有效的资源配置,发挥引领整个医疗服务体系改革的中心作用。